• <fieldset id="8jvahv"></fieldset><sup id="8jvahv"></sup><label id="8jvahv"></label>
        1. 首頁 企業郵局 正文

          鑫樂電玩城_蓮心蓮語自多情

          廠房設備 2019年12月15日 5155

          一路走來,經曆了多少風雨坎坷,經曆了多少辛酸苦痛!回望走過的路,竟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!是因爲過去是一段奮鬥的路途!抑或是懂得了一分耕耘,一分收獲,艱辛的付出!還是因爲知曉了成功背後太多的故事,是風雨,是奮鬥,是付出,還有收獲!
          兒時的鑫樂電玩城無憂無慮,高興時就笑,傷心時就依偎在母親的懷抱裏痛苦一場,一會兒就雨過天晴!在童年裏找不到痛苦回憶,那是一段快樂的旅途!
          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,愛上層樓,爲賦新詞強說愁;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!
          從初三開始,我似乎進入到人生的另一個階段!爲了追求努力奮鬥,爲了理想毅然選擇風雨兼程!從那一刻起,我懂得了付出,懂得了堅強,也懂得了去奮鬥!即使前方是荊棘滿地也要去闖,即使前方是泥濘坎坷也要前行,即使前方是黑夜,我也要帶著信念向著遠方!因爲我始終相信風雨後會是彩虹,坎坷後會是鮮花鋪就的康莊大道,黑暗的盡頭會升起朝陽!
          而今的我已步入高二,有些疲倦,似乎經曆了百年滄桑!對于人生有了更深的見解!懂得了笑納喜怒哀樂,坦閱四方山水!剛上高中時的滿腔熱血已被我深深埋葬,替代它的是沉穩與平靜,還有孤獨,不知何時起我喜歡上了手挽千古寂寥,腳踏永恒孤舟這句詩!做一個孤獨的行者也罷!靜聽花開花落,笑看雲卷雲舒!少了些浮躁,多了些自若!這是成長的路嗎?
          想要找尋一片清幽的草地,靜靜地躺下,聽微風拂面,看雄鷹翔空,感受內心深處蕩起的陣陣漣漪!想在一個空曠的地方,擡頭仰望蒼穹,任心馳騁于天際,去找尋心靈的歸宿!想要去吮吸清晨的雨露,想要去采颉枝頭的那縷陽光!想要去一個鳥欲花香的地方,去享受那份清幽與甯靜!
          面對一切艱難險阻,我不會退縮,也不會流淚!因爲我選擇了奮鬥,選擇了堅強,更重要的是我選擇了自己的人生!我要自己去探索路的方向!
          爲了自己的路,勇敢走下去吧!也許我在走向成熟!
          人生的路漫長艱辛,但總要走下去!不留遺憾地去努力奮鬥,努力爭取,未來的路掌握在我們手裏,請相信奮鬥的人生才最美麗!

           獨處一隅,用逝去的年華,抒寫生命的篇章,墨迹潑灑間怎訴心語萬千?是誰在光陰深處獨自呢喃,欲語還休,欲語還休,耳邊仿佛又聽見漁女歌聲:“江南可采蓮,蓮葉何田田,魚戲蓮葉間,魚戲蓮葉東,魚戲蓮葉西,魚戲蓮葉南,魚戲蓮葉北。”

          拂曉時分的露珠滴在蓮花瓣上,驚醒了清蓮的一場塵夢,也許前世的我,就是佛前的一朵清蓮,當一滴眼淚輕輕滑過臉頰,我就頓悟了,朦胧中,仿佛飄在煙雨中,化爲碧波中的一朵蓮,盛開在溫柔的湖面,只爲前世的一段因果,今生的一場宿命。

          也許今生的相聚,只爲還你前生的一世等待,當蓮的生命枯萎的時候,留下一顆青青的蓮子。也許我今生的來,只因爲那滴淚,擾亂了你平靜的心湖,只是,當所有美麗結束的時候,你能否讀懂我的蓮心蓮語。我皈依在佛前,靜靜地參悟。

          一世紅塵,我在風雨中獨自前行,任憑風雨泥濘了我的身軀,不會汙染鑫樂電玩城朝聖的靈魂,光陰漸去,心似蓮花開,淡淡一縷香,飄在輪回的宿命中,這一生,這一世,只願質本潔來還潔去,任憑世事滄桑,只願一顆初心不變,在歲月裏怡然生香。

          人生一世當如蓮,清淨素雅,不汙不垢,淡看浮華,笑對紅塵。願這一生,都似一朵清蓮,無爭無求,靜靜的守在輪回的渡口,婉約細致,從容綻放。在心裏種下一朵蓮,獨自潔淨,純潔似雪,蓮心若夢,蓮語多情,守一方淨土寂靜開放。

          只願做一朵清澈的蓮,樸實自然,淡忘那些歲月裏的憂傷,獨自在心湖郁郁生香。真正的美麗,不是嬌豔的容顔,不是款款細語,而是綻放的心靈。真正的美麗不會被外界左右,心如蓮花,人生才會一路芬芳,蓮的心,蓮的夢,不爲紅塵所住。

          蓮,在生命之初,花蕊初綻,擁有幾多清新。蓮,盛開之時,不修不飾,清香出塵,恬淡自然。蓮,即使芳華不再,也要留下一份瘦骨,傲立在人間。花開一季,一季輪回,不管前路如何艱辛,只是一路清香前行,留下一份清白在天地之間。

          如果人的一生能活出蓮的姿態,不管是風雨交加,還是晨曦初綻,懷一顆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心態,搖曳在紅塵中,與世俗境界中,不驚不擾,無憂無懼,安之若素,笑對浮生繁華,淡看一世滄桑,一颦一笑清淨自在,心是蓮花開,何處不是極樂。

          來源: 北京晚報 記者 孫穎 文並攝

  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 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          本文系作者授權發表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。

          2001